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医疗

溶瘤病毒之后,癌症免疫治疗诞生新的“魔法”——YB1溶瘤细菌来袭!

癌症一度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最大“杀手”,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研究的进步和医疗水平的提高,癌症治疗也取得了巨大的突破,攻克癌症似乎也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了。经历手术…

癌症一度是威胁人类生命健康的最大“杀手”,随着生命科学技术研究的进步和医疗水平的提高,癌症治疗也取得了巨大的突破,攻克癌症似乎也不再那么遥不可及了。

经历手术、放疗和化疗等传统治疗手段的繁荣发展之后,免疫疗法也兴起壮大成为癌症治疗领域的第四大支柱疗法,并涌现出许多热门的细分新型疗法,包括单/双抗、ADC(抗体偶联药物)、PD-1/L1等在内的免疫检查点抗体治疗方法;CAR-T等细胞疗法;触发肿瘤种抗原特异性免疫反应的疫苗;以及在业内掀起广泛讨论的溶瘤病毒等。

 

溶瘤病毒——以毒攻毒,用“魔法”打败“魔法”

溶瘤病毒从字面意义上理解,就是能够溶解肿瘤的病毒,利用病毒来抗击肿瘤治疗癌症,这种以毒攻毒的手法听起来很像是“反派”之间的较量,属实可以称之为用“魔法”打败“魔法”的典型了。

从科学上来讲,溶瘤病毒是一种天然的或经过基因工程改造的,能够选择性地在肿瘤组织内复制,进而感染杀伤肿瘤细胞或导致肿瘤细胞裂解,但对正常组织无杀伤作用的病毒。正是由于能够特异性地在肿瘤细胞内复制并造成肿瘤细胞裂解而不影响正常细胞,溶瘤病毒疗法正受到越来越多癌症患者和来自行业市场的关注。

2004年首个溶瘤病毒产品Rigvir(ECHO-7病毒)在拉脱维亚获批,次年中国首个溶瘤病毒药物安柯瑞(重组人5型腺病毒)也获批上市,至2015年,美国FDA首次批准溶瘤病毒药物T-Vec(单纯疱疹病毒)上市,溶瘤病毒疗法的发展渐趋成熟。今年6月,第一三共株式会社宣布其溶瘤病毒产品Delytact(teserpaturev/G47∆)在日本被日本厚生劳动省(MHLW)批准用于治疗恶性胶质细胞瘤,这是全球批准的第四款溶瘤病毒产品。

就在越来越多国内外大厂大举布局溶瘤病毒板块业务,使得这一管线赛道的竞争日趋白热化的同时,肿瘤免疫治疗领域又一颗新星正在悄然升起——溶瘤细菌走上市场舞台,开辟了全新的细分行业赛道。

溶瘤细菌YB1强势来袭——癌症免疫治疗诞生新的“魔法”

事实上,关于利用细菌来开发治疗肿瘤的药物的研究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19世纪末期,美国外科医生威廉科利从一个神奇“自愈”的癌症病人身上找到了利用细菌治疗癌症的灵感,并付诸了数十年的探索与实践,开创了细菌治疗癌症的伟大先河,其也被后世誉为“肿瘤免疫治疗之父”。

尽管用细菌治疗癌症的想法早在一个世纪前已经萌芽,“细菌疗法”相关的研究也从未停止,但是进入临床研究且已上市的药物仍然非常少,目前唯一上市的相关药物是治疗性卡介苗,其主要用于膀胱癌术后灌注。

直到溶瘤细菌YB1的诞生,才宣告肿瘤免疫治疗领域迎来了新的“魔法”,这一回,人类要用细菌来打败肿瘤了。

YB1是港药溶瘤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经过逾10年的研发周期成功发明的一种经过基因编程改造的沙门氏菌,也是全球首创的溶瘤细菌载体。港药溶瘤生物制药是一家专注于肿瘤靶向治疗领域创新药物研发的生物科技企业,拥有世界领先且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基于合成生物学的溶瘤细菌技术平台,并致力于向全球提供革命性的癌症免疫治疗解决方案。

溶瘤细菌YB1可作为载体高效递呈抗体、mRNA、蛋白药物等,化身“生物导弹”精准靶向肿瘤的低氧区域,在肿瘤内部大量复制扩增,显著提高YB1载体在实体瘤靶点位置的浓度,并释放所携带的多种治疗性“弹头”药物,抑制肿瘤生长并造成肿瘤溶解,同时可消除肿瘤转移,具有极大的临床应用潜力。

那么问题来了——

作为“新生代”的溶瘤细菌YB1,与当前火爆市场的溶瘤病毒们有何区别呢?

事实上,溶瘤细菌和溶瘤病毒都是肿瘤免疫治疗领域非常新兴的疗法,二者都属于溶瘤载体的范畴。

从各自的特点来看,溶瘤病毒可以专门在癌症细胞中复制,并且释放携带的抗体或者细胞因子类药物。不过相较于溶瘤细菌,溶瘤病毒也存在诸多不足之处,如其一,病毒是非生命体,因此病毒需要找到宿主细胞并且入侵到细胞中才能实现复制的作用。然而溶瘤病毒大多数都是经过改造的,为了保障安全性,仅能入侵癌症细胞;但实体瘤中仅仅有10%-20%为肿瘤细胞,其它大多数为支持细胞,免疫细胞并不属于癌细胞,因此溶瘤病毒的入侵效率没有办法保证。

其二,大多数溶瘤病毒都没有靶向作用,因此需要通过瘤内注射的方式进行治疗,大大增加了其应用的局限性。其三,病毒的基因组相对较小,因此作为载体的呈递能力很有限。其四,如果万一病毒在体内失控,或将面临无法控制的局面。以及其五,病毒有整合插入人类基因组的风险。

作为当前全球首创的溶瘤细菌载体,YB1的特点也很显著。首先,作为溶瘤细菌的YB1可以根据氧气浓度的差别来识别肿瘤区域,实现在肿瘤区域的靶向定植,因此除了瘤内注射,YB1可以实现IV静脉注射。其次,溶瘤细菌不需要依赖宿主细胞就可以生存并且自我增殖,YB1依赖于肿瘤的低氧微环境,也可以入侵低氧微环境中的宿主细胞,包括但不局限于肿瘤细胞。因此保证YB1的靶向性的同时,这也增加了YB1在肿瘤内的适应性。

此外,由于基因组装载量大,溶瘤细菌YB1可以大量携带药物:YB1可以不依赖宿主细胞合成药物,因此YB1可直接合成抗体,蛋白药物,mRNA疫苗等,并且能够实现药物的大面积全肿瘤区域覆盖。对比溶瘤病毒,假设YB1在体内失控,还可以简单通过使用敏感抗生素来直接中止研究,并且YB1作为溶瘤细菌并无整合人类基因组的风险。

尽管所处细分领域的发展尚不及溶瘤病毒成熟,但以港药溶瘤生物制药研发的YB1为代表的溶瘤细菌免疫疗法已经迸发出不可忽视的竞争优势,有望在未来给全球癌症患者带来更多惊喜。此刻,溶瘤载体行业赛道发令枪响,在溶瘤病毒之后,溶瘤细菌YB1加速起跑,肿瘤免疫治疗或将迎来全新的时代,期待人类抗癌事业再上一个台阶。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门户网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zhanluecehua/2021-08-13/1390.html

相关推荐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13521421413

Q Q: 358067079

邮箱:358067079@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 9:00-17:30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